中国班列(重庆):为“一带一路”的钢铁驼队

1562695365 191 views

6月24日,今年第963次中欧班列(重庆)缓缓驶出团结村站,编组后,这班列车将历经10多天,经过11000多公里的行程到达德国。

通讯设备、机械、汽配、服装、小家电、化工品、食品、冷链、医药及医药器械等等,当年运载笔记本电脑的专列如今已经变成一支无所不能的钢铁驼队。

自2011年1月28日首趟中欧班列开行至今,运营线路达到20条,辐射亚欧11个国家和30多个城市,已累计开行超过3000班,运送30多万个标准箱,货值超过1338亿元。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得知渝新欧班列(即中欧班列)运营情况良好,他很高兴,要求重庆完善各个开放平台,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建设内陆开放高地。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和长江经济带建设推进,渝新欧大通道已成为重庆市贯彻落实“两点”“两地”的重要举措,中欧班列(重庆)已成为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抓手以及深化与沿线国家务实合作的重要平台。

弥补物流短板催生中欧班列

重庆地处内陆腹地,不沿边、不靠海,距离出海口2000多公里。过去重庆产品出口,除空运外,主要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随着重庆开放型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2010年,惠普、广达等一大批跨国笔记本电脑企业在重庆布局,重庆电子信息产业迅速崛起,年产各类智能终端产品上亿台,其中九成远销海外。

在这种大背景下,如何弥补物流短板、发挥产业优势,找到一条畅通省时且成本低廉的物流通道,成为重庆扩大对外开放、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关键环节。

找准问题之后,重庆市在国家相关部门支持下,开始着力以创新思维畅通渝新欧大通道。

2010年,重庆市政府开始联合原铁道部和海关总署,与沿线6个国家的铁路公司和海关进行多轮商谈,推行“一次报关、一次查验、一次放行”的内陆直通式通关模式,经过艰苦努力,促成了渝新欧班列(中欧)的开通。

2011年1月28日,首班中欧班列开行,开创了我国中欧班列先河。这条始发重庆,经新疆阿拉山口出境,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最后到达终点德国杜伊斯堡的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全长11000多公里,全程需12日至15日,较海运节约30天左右,而运费仅为航空的五分之一。

“如今全国40多个城市都已开通中欧班列,应该说我们只是播了一个小小的种子,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在全国开枝散叶、开花结果。”重庆海关口岸监管处监管二科科长张玉说。

从“有去无回”到回程多于去程

然而,中欧班列(重庆)刚开通时,面临着诸多困难,首先体现在“有去无回”:首班开通至2013年2月,班列开行数量仅有50多班,并且都是去程,没有回程班列。

这就意味着渝新欧大通道上来自欧洲的集装箱只能通过海运空箱运回国内,增加了运价成本,又浪费资源。

同时,从货物种类来看,运送的货物90%是重庆本地代工生产的笔记本电脑等需要计算“时间成本”的高价值电子产品,其它货源难以组织。

所以组织回程货源和开行回程班列,让集装箱“有去有回”,成为其降低运价、提升竞争力的关键。

经过多方努力,2013年3月18日,首趟中欧班列(重庆)回程班列顺利抵达团结村中心站,实现了零的突破。

“这里对我们来说有巨大的机会,有不同种类的货物。我们把中欧班列作为一个重要渠道。”荷兰新思路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韦尔梅伊说。

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漆丹记得,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中欧班列(重庆)货单上的“新成员”开始增加。以电子产品为例,除笔记本电脑外,液晶面板、集成电路等高附加值产品也开始搭乘班列出口到欧洲。

漆丹仍然清晰记得2015年6月26日中欧班列(重庆)首批跨境电商回程货,卸在重庆西永综合保税区的情形。这是中欧班列(重庆)开行4年多来第一次运输跨境电商货物回程,也是跨境电商史上首次采用铁路运输方式从国外运回商品。

货物种类增加之后,中欧班列(重庆)开始常态化运行,周智勇成为“专职”开中欧班列(重庆)的火车司机。

他告诉记者,以前开中欧班列(重庆)之余,他还会跑其他货运线路,现在中欧班列(重庆)不仅有回程了,基本上还实现了天天发班,他们就成了“专职”开中欧班列(重庆)的火车司机。

重庆海关的统计数据也验证了周智勇的说法:2018年,中欧班列(重庆)一共开行1442班次,开行数接近前7年的总和。

“回程班列持续常态化开行,有利于重庆成为欧洲对华贸易的分拨中心,为重庆在新一轮产业引进中提供了有利条件。”有业内人士指出。